0%

知识的传递需要基础

l6DySf.png
在认知学里面有一个很著名的名字 知识的诅咒(Curse of knowledge)

知识的诅咒(Curse of knowledge)是一种认知偏差,形容专家常以术语交谈,但是丧失与非专业人士沟通的能力。 Robin Hogarth首先提出该名词 。知识的诅咒也是教育的重大阻碍之一。

阅读全文 »

2017.12 开始,我们就一直在基于 SpringCloud(下称SC) 这套产品在构建我们自己的商业产品,说不起有一些成功,但却有一些反思。

阅读全文 »

尚且记得写下2018的时候,转念已2019已逝去。尤为可怕的是不曾记得2019做了哪些,又发生了哪些的改变,在这这个时间点上让你无法反思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在2019。

如果非要说今年有什么变化,大概开始明白人和人之间的视野是有极大的差距的,很多事情是自己所不能洞察的而别人的确可以察觉到,并且可以利用之。

倦怠

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比倦怠更适合现在的我,在上海都差不多也要5年有余,尚未成家,尚未有房,工作尚未有所质变,这一切不变都又在无时不刻的在刺痛着我的内心,直到你开始麻木,而麻木的代价乃就是倦怠,对所有的事情得过且过,这大概已经是一个再为糟糕不过的状态,无论你怎么想,人做所有的事情都希望有所达成,而现在的我却已经无法达成什么,内心的倦怠感已在崩溃的边缘。

阅读全文 »

从业这些年来,从来不觉得批判能给我带来什么,当我去批判某个人或者某件事的时候,我所获得的只是更大的反弹。这仿佛说起来很不政治正确,观点是一个非常容易说出来的事情,尤其是现在的互联网时代,你的每一个论点都会被无限的放大,所有的网友都像你的前女友一样,处处给你挑刺,试图在你微薄的上下文中找到你对话的漏洞,并且将漏洞放大一百倍,然后用高位者的姿态教育你一番,以上论点在任意场景下都适用。这一切的背后都是个人意志的无限放大乃至于失控。

阅读全文 »

自从公司的运行平台全线迁入了 Kubenetes 之后总是觉得 Devops 变成了一个比以前更困难的事情,反思了一下,这一切的困境居然是从现在所使用的 Java 编程语言而来,那我们先聊聊云原生。

阅读全文 »

孙子兵法有云:“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。” 讲的是从战略是正面要刚得住,而依靠一支尖刀部队打开战场的僵局,而获得战场的胜利。项目管理也应担如此,然而往往大部分的项目截取了后半段而忽略了前半段,呜呼哀哉。

现代软件工程也存在着形如蒙代尔三角,质量,成本,风险。当控制得了风险和成本,那就不能要求太高的质量。

阅读全文 »

不知道,大家是不是一直受《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》这本书的影响颇大,亦或者大家都是理工科的学生,对于那些没有触及到了艺术就有些向往,就往往冠以计算机艺术之名,计算机艺术这个事情说起来是没错的,无论是操作系统,图形学,AI都是算得上人类智慧的结晶,艺术之作。不过对于大多数的初级程序员来说,这样的说法又让大家忽略了计算机科学工程的那一方面。

软件技能本质上还是一个技能

软件技能(software skill),首先突出的是一个技能的本身,无论是是达芬奇还一个美院平平无奇的学生,他们都是具备了绘画这个技能,而这个技能本身会体现出来,这个要看创作者本身,当然一个作者想要有一个更好的艺术性,显然也是需要很强的技能作为支撑的,而很多的程序员都忘了,技能的获取是靠的是训练,一个从来不执笔画画的画家是肯定练不成大师的,而一个写代码总是不动脑子的程序员也是成不了大师的。而这样的程序员往往会有几个很明显的特点:

  • 固执且单一:一直都在使用自己熟悉的编程范式与语言进行编程,不愿意接受新的事物
  • 无有效训练:完成任务即可,对于如何优化和设计毫无动力

执泥于艺术那一面

团队中也不缺乏那些聪明而灵活的程序员,本应该走的更远的他们却停滞过于新潮的概念亦或者玄学。而且觉得其中以 《UNIX编程艺术》 这样的书籍作为典范,如果一个程序员张口闭口和你说的都是它的话,那大致可以断定,这是一个玄学程序员。这样的程序员大多数学会了 KISS 之后就抱着这颗大树再也不撒手了,这样的程序员活跃在各大网络论坛和社区之中,他们就是软件行业的禅宗,试图用一些看似有意义的话,让你进行反思,等你反思完成,发现他说的没啥意义的时候,可能已经为时已晚。软件和佛学有点不一样,佛学无法实证,什么内心的愉悦,都是从别人的嘴里讲出来的,因为佛学的禅宗是顺其自然会诞生的,当然也有实证的学派,就比如像苦行僧之类的,而软件本身扎根于计算机,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是会被01的计算机执行,计算机懂不懂美?我觉得不是不懂的,只有编写的人才懂,这就得要求你,至少写出可行有效的代码,而那些禅宗大师们往往写不出一行能编译通过的代码。

黑客和画家

保罗带了一个坏头,把黑客与画家混为一谈,人们往往因为对成功者的顶礼膜拜,就会对其一言一行进行模拟,当然这本书就变成了某些人的灵魂伴侣了。